主页 > 大罗神算 >
【大案】流水上万亿元起底中国最大地下钱庄案!一上市羽绒公司牵
发布日期:2019-08-11 13:57   来源:未知   阅读:

  地下钱庄,英文: Underground banks,是一种特殊的非法金融组织。地下钱庄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利用或部分利用金融机构的资金结算网络,从事非法买卖外汇、跨国(境)资金转移或资金存储借贷等非法金融业务。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较为隐蔽,数量和资金吞吐量难以准确统计。

  贪腐、走私、贩毒、电信诈骗……一直以来,这类违法犯罪的赃款转移出境,有的就是通过地下钱庄,这一游离于官方正规金融体制之外的民间地下金融组织为多种犯罪资金的转移和洗白提供着“黑色支撑”。

  “这一案件的侦破线索来自于我们几年前破获的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七台河市公安局打击地下钱庄专案组副组长张晓昕说,在对当时涉案的2000多张银行卡的交易记录进行深入分析研判后,发现涉案赌场利用地下钱庄非法流转赌资。

  进一步侦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农民李某名下的一张银行卡进入警方视线万元的汇款打入绥芬河市一家地下钱庄。循线追踪,警方发现李某的银行卡实际由建龙皮革公司控制,公司账户资金从2012年至2015年流转3亿元,除李某的账户外,还控制着其他十几个人的银行卡账户。这家公司的资金流动量和实际生产能力重大不符,来自韩国、意大利等国家的皮毛货款,都由山东一个地下钱庄跨境汇入,涉嫌非法购买外汇,有关钱庄涉案流转资金达1000多亿元。

  2015年9月8日,七台河公安部门侦办的地下钱庄案件被列为公安部部督案件,代号“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专案。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公安局历时一年多,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

  近期,这起全国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件取得严重进展。“现在只打掉13个地下钱庄,就抓获犯罪嫌疑人117人,涉案买卖流水上万亿元。”七台河市公安局办案人员说,从涉案规模上看,“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已成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地下钱庄案件。

  “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件涉及诈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等多种犯罪行为。正是由于多类案件交错,犯罪环节专业化、链条化,使得案件涉及范围广阔,涉案人数泛滥,呈现出泛滥新特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李某是勃利县一位养殖貉子的农户,每年将500张貉子皮以每张500元的价格销售给当地的建龙皮革公司,收入在25万元。

  “但是这家皮革公司却每年打入李某账户的资金达到2000余万元。”七台河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孔勤说,如果是正常交易,这与李某养殖貉子的能力完全不符。

  “按照这个数额,这家皮革公司每年要开几千万元的增值税发票,但实际他们没有这个能力,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嫌疑,并且以此来骗取出口退税。”朱孔勤说,在调查该公司外汇账户发现,出口的1110万美金来自香港三家离岸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山东的梁某华和梁某锋。

  专案组查明,梁某华在莫斯科经商期间,发现了地下钱庄兑换汇率低、速度快、手续简洁,满足了在境外经商人员的需求。

  此后,他和梁某锋先后在香港开设了10家离岸公司,在境内开设了200余个个人银行账户,买卖外汇赚取高额利润。至此,一个庞大而且错综复杂的地下钱庄犯罪网络逐渐被警方揭开。

  在梁某华地下钱庄的记账本上,有一笔高达9400万美元的资金,流向了河南一家上市公司。该公司在2009年取得自营进出口贸易权,主营羽绒制品,于2014年9月,在境外上市。

  该公司财务经理张某忠介绍,公司董事长闫某在通过深圳某报关行购买虚假的羽绒制品的海关数据,再经梁某华地下钱庄购买外汇,然后利用自己的生产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从而完成出口退税。

  此外,一些职务犯罪也穿插在地下钱庄的案件当中。在办案民警侦查过程中,发现深圳市国家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原副局长贾某利用职务便利,与诈骗团伙勾结,帮助涉案的周某洲快速完成出口退税审批,共同参与诈骗犯罪。

  “贾某将退税审批从一个月时间缩短至一周,这一便利也让他在2010年到2015年期间非法获利1500万元。”张晓昕说:“贾某的这一不法行为,加快了犯罪分子资金周转的周期,为他们再次进行骗税提供了便利。白小姐开奖结果

  “一直以来,地下钱庄由于其匿名和隐蔽的特点,成为资金转移的快速通道,大量犯罪分子可以利用这一通道把犯罪所得的赃款快速转移到境外。”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立法二处副处长张念念说,地下钱庄的存在还为腐败分子转移资金提供了一个快速通道。

  据悉,“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涉及俄罗斯、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以及福建、广东、山东、辽宁、河北、新疆、吉林、黑龙江、河南等20余省区市的68个地下钱庄犯罪团伙、300余家报关行和1300余家公司企业,涉案人员达几百人,社会影响极其顽劣。

  有关人士介绍,地下钱庄是未经国家金融主管部门批准、擅自设立的一类非法金融机构的统称,非法从事外汇业务、资金业务、贷款业务,也称“地下银行”。

  作为转移赃款和洗钱的重要工具,地下钱庄直接为非法集资等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利益的犯罪活动服务,使大量来源不明的资金置于国家监管体系之外,存在巨大的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

  在“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利用境内外的账户,按照客户需求将境内人民币转移到境外,兑换成美元。或者将境外美元转移到境内,兑换成人民币。在这两个过程中间分别赚取汇率差价和手续费。

  “由于境内外都有这种资金转移需求,有时都不用真正兑换,只要将境内外转移资金的需求一‘对敲’,直接就赚到汇率差价和手续费了。”“9·8”专案组一位专案成员说。

  除了非法交易外汇外,地下钱庄还为其他犯罪行为提供资金流转渠道,成为“帮凶”。在“邱某某诈骗案”“丁某某非法运营案”“丁某某骗取出口退税案件”中,地下钱庄在虚假贸易、资金流动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3年多时间内,犯罪嫌疑人丁某某就通过地下钱庄,从南方某地申请出口退税,诈骗733万元。犯罪嫌疑人邱某某等诈骗团伙利用地下钱庄,诈骗政府奖励上亿元。

  此外,地下钱庄为电信诈骗、组织等多种犯罪提供“黑色”支撑,助长和滋生了其他犯罪行为。七台河警方前几年侦办一起跨境网络赌博案中就发现,在超过2000亿元的涉案赌资中,70%以上是通过地下钱庄在境内外流转的。此前,江苏警方破获一起跨国网络赌博案,涉案资金78亿元。侦查过程中发现,巨额涉案资金也是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的。

  多位办案民警表示,犯罪分子往往用假账户、马甲账户,很难发现本人,经常一批账户用到两个月之后,就再启用一批新的账户,地下钱庄往往也在变换地点,一旦有所警觉,就立即停止。

  记者了解到,为了侦办此案,办案民警做了大量工作,经过1年多的时间,先后调取了1.2万份涉案银行卡交易账单,对3.5亿条数据、1.5万条网银IP数据进行海量汇总分析,追踪各类信息累计10亿条以上,形成卷宗900余册20余万页。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传授吴丹认为,地下钱庄使大量性质不明的资金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体系之外,重大破坏和扰乱了国家外汇管理体系和金融秩序,影响我国反洗钱工作推进。

  国家外汇管理局去年向社会通报,涉及个人外汇违规的案件中,有违规个人为了向境外转移资产,或是利用他人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金分拆购汇后汇往境外账户,或是通过地下钱庄换汇并转移财产。

  今年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结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交易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跨国(境)兑付型地下钱庄主要指,不法分子与境外人员、企业、机构相勾结,或利用开立在境外的银行账户,帮助他人进行跨境汇款、转移资金活动。

  “近年来,公安机关对地下钱庄采取了专项打击和常规打击并行的打击机制。”束剑平说,公安部积极会同相关部门,在全国开展专项打击。同时,还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对日常发现的线索开展持续侦查打击。

  据介绍,目前我国多个部门已联手强化对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下一步,公安部将积极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保持对地下钱庄犯罪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切实维护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国家经济安全。

  张念念表示,中国人民银行也将继续跟踪和分析新型作案手段和作案手法,不断扎紧制度的“笼子”,特别是在特定非金融机构领域,完善反洗钱措施。